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澳华网(aohua123.com)
当前位置:主页 > 科研博文 > 正文

英国土壤学年会见闻

时间:2019-09-11 10:41 作者:未知
 

 

 

英国土壤学年会见闻杨顺华近日,受中外导师联合主持的中英关键带项目资助,我参加了在谢菲尔德大学举办的2019年英国土壤学年会。本次会议是英国本土最大规模的土壤学学术会议,参会代表90人,有5组共26个口头报告和24份墙报,另外还有一个关于少、免耕的专题讨论会。参会人员主要来自英国本土的各高校和科研机构,但主办方也邀请了几位来自欧洲大陆的知名教授作主旨报告。我以中科院土壤所和阿伯丁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生的身份在oral session 3里做了题为“Variation of deep nitrate in a typical red soil Critical Zone: Effects of land use and slope position”的口头报告。 舒馨,我和徐向瑞这是我第三次参加在国外举行的学术会议。第一次是两年前在世界农业高校重镇荷兰瓦赫宁根大学。适逢Pedometrics这个领域纪念会议召开25周年,设置了很多分论坛,规模庞大,印象中有三百多人参会。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在那里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英语口头报告。第二次是在今年的7月,受英国委员会邀请,以牛顿基金学者的身份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宫参加由上议院举办的2019科学决策峰会。
作者参加的三次国际会议
英国是传统的土壤学强国。100多年前,正是英国约克郡的农民Thompson首次定量研究了土壤中的阳离子吸附行为,这一发现后来被列为土壤学四大成就之一。沿着这条线索,后人才对土壤表面化学性质、土壤肥力本质和环境功能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英国的土壤学研究机构也蜚声海外,如着名的Rothamsted Research和The James Hutton Institute。2022年,四年一次的世界土壤学大会也将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举行。值得一提的是,2026年世界土壤学大会将在中国南京举行。满怀期待,我的英国土壤学会之旅正式开始了。
规划中的2022年世界土壤学大会考察路线
一、提前熟悉报告内容,做参会的有心人会议开始前,主办方在网站更新了会议的programme。拿到这份目录后,我迅速检索了报告人的学术背景、发表记录甚至社交网站。值得一提的是,国外的社交网站已经成了科研人员交流的重要平台,很多教授热衷在此更新研究成果和工作日常,很多博士生也通过这些平台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position。报告人中既有初出茅庐的年轻学生,也有在学术圈浸淫多年的知名教授。利用好这样一份名单,听报告时可以做到按图索骥,知己知彼,对于充分学习报告内容和与报告人交流大有裨益。
英国部分知名土壤学机构
在关于少、免耕的专题讨论部分,我就抓住了向台上专家提问的机会。由于参与过科普着作《Growing a Revolution: Bringing our soil back to life》的少量翻译工作,对这一部分内容有些许了解,因此与教授就免耕在英国的可行性和推广性以及引发的土壤压实问题进行了探讨。尽管我提前在本子上列出了问题,也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但是站起来的那一刻,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
科普译作:《耕作革命:让土壤焕发生机》
二、既来之,则安之来到会议现场,拿到参会者名单那一刻,我和向瑞的心情是一样的——失望:超小的参会规模,没有主题的分会场,只有一个会场,以及令人堪忧的报告质量。所有这些都让我们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会场。
会议主会场
然而,当我看到无论是谁上去作报告,大家都认真听讲,甚至作笔记时,我的心态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既来之,则安之。多样化的报告组成和观众背景,对报告人和听众都是不小的挑战。这也给了我新的启示:走出自己的学术舒适区,了解大同行们都在做什么,同时也要展示自己在做什么。

学术墙报角在一场只有3个中国人参会的英语学术会议上作报告,并且看到前面的中国师姐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后,我内心是有些怯场的。语言肯定不是我的优势,那我只能从PPT的清晰性和报告的逻辑性上入手。幸好,我请系里的两位教授进行了把关,PPT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但真正让我放松下来的,是排在我前面的native speaker的报告太过平铺直叙。这让我报告时显得更加从容,报告结束后,观众表示了较大的兴趣,提问也在主持人的打断下才结束。茶歇时分,一个会议代表走过来跟我握手,第一句话就是我报告中的关键词“deep nitrate”,这种互动的感觉真的不错。在会场作报告